<li id="fobdv"><ins id="fobdv"><strong id="fobdv"></strong></ins></li>

      <li id="fobdv"></li><dl id="fobdv"><ins id="fobdv"><thead id="fobdv"></thead></ins></dl>

      <output id="fobdv"></output>
      <menuitem id="fobdv"><bdo id="fobdv"><td id="fobdv"></td></bdo></menuitem>

      <dl id="fobdv"></dl>
    1. <dl id="fobdv"><ins id="fobdv"></ins></dl>
    2. <dl id="fobdv"><ins id="fobdv"><thead id="fobdv"></thead></ins></dl>
      
      <dl id="fobdv"><font id="fobdv"></font></dl><li id="fobdv"><s id="fobdv"><strong id="fobdv"></strong></s></li>
      <output id="fobdv"></output>

      <dl id="fobdv"><ins id="fobdv"></ins></dl><output id="fobdv"></output>
      <dl id="fobdv"><s id="fobdv"><b id="fobdv"></b></s></dl>

      <output id="fobdv"></output>

        <dl id="fobdv"><ins id="fobdv"><thead id="fobdv"></thead></ins></dl>

        1. 新項目推廣

          更多>>
          海關行政審批網上辦理

          專題策劃

          更多>>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動態» 綜合新聞» 正文

          為限制濫征關稅,美國國會醞釀對特朗普出手

          發布時間:2018-08-07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在美國特朗普政府向全球各國挑起關稅戰之際,美國國會不甘心再充當“無助旁觀者”的角色。
            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截至目前,美國國會已經拿出了10項旨在削減特朗普政府對外發動貿易戰可能性的議案,而其中,美國國會驢象兩黨最新的一個聯合議案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支持。該議案提出,將對美國《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進行修改,授權美國防部而非商務部發起“232調查”,即應由國防部,而非商務部來決定進口商品是否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此外,該議案還提議,未來任何美國總統基于“232條款”征收關稅的決定必須得到國會的批準。
            金融史專家、耶魯大學金融管理學教授戈茲曼(William Goetzmann)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自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后,美國政治系統內的確存在著國會不斷向總統進行權力讓渡的趨勢,且這種趨勢在奧巴馬時代經由多次行政令得到了強化,現在要收回來比當初給出去時要難多了。

            “奧巴馬政府開了壞頭”
            其實,自特朗普政府祭出“關稅”策略以來,美國國會就一直在摸索反制之法,不過進展緩慢。
            戈茲曼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上個世紀50年代之后,由于出于在某些議題上希望“免責”的原因,雖然說貿易權屬于國會的憲法特權,總統掌管外交,但是在涉外貿易方面國會開始向行政分支讓渡一定的權力。
            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時,一位曾在白宮工作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由于奧巴馬政府濫用行政令權利,這開了個壞頭,奧巴馬政府怎么用,特朗普政府就能怎么用,而且特朗普可以先發制人,國會的反應將不得不慢半拍。
            戈茲曼也同意這樣的看法。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可以看到奧巴馬政府做的也是同樣的事情,譬如奧巴馬政府推行的一些環保政策,共和黨當初并不贊同,且這些政策無法在國會通過,但最終奧巴馬政府使用了行政令的方式,通過了這些政策。

            摸索拿回關稅授權
            盡管被動,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美國國會正在思考如何把關稅授權拿回來。
            如前所述,第一財經記者統計,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國會議員已提出了10項議案來限制美國總統在貿易方面的權利。
            今年3月后,即在特朗普政府以國家安全之名針對鋼鋁產品展開“232調查”,并最終決定開征鋼鋁關稅后,美國國會中反對特朗普政府關稅政策的議案開始大量出現。
            在眾多提案中,思路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即限制總統權力并要求總統在調查開始之前提供足夠的透明度,以及任何單邊貿易行動都需得到國會的聯合批準。
            今年5月10日,美國國會眾議員凱因德(Ron Kind)就在議案中提出,除非國會通過聯合決議,否則關稅不得生效。
            美國國會眾議員戴維森(Warren Davidson)等人在今年3月的一項議案中則提出,要防止通過聯合決議核準以外的任何新關稅生效,且這條規則不僅適用于“232條款”,還適用于議案所界定的其他任何“單方面貿易行動”。
            在限制總統權力和提供透明度方面,今年7月24日美國國會眾議員帕斯克羅(Bill Pascrell)等人提出一項議案,該議案在延續了控制行政部門貿易權力的思路之外,還提出了進一步的具體要求,即要求美國總統向眾議院提供他在根據“232條款”征收關稅時有關的“任何草稿或成稿形式的文件”,包括報告、備忘錄、電子表格和幻燈片演示文稿等。
            美國國會參議員寇爾克(Bob Corker)在6月6日提出的一項議案得到了最廣泛的關注和支持,該議案只涉及“232措施”,除要求任何關稅都需要國會聯合決議的批準之外,還要求總統向國會提交一份報告,描述擬議的行動并具體說明采取行動的理由,以便國會進行審查。同時,該議案是具有有追溯力的,這意味著若通過,國會可以結束鋼鋁關稅。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參議院在7月11日批準了一項非約束力議案,支持國會在涉及國家安全的關稅決策中發揮更大作用,雖然外界認為這是一項象征性決議,然而這仍反映出美國國會在限制總統濫用關稅政策方面,已開始達成集體共識。

            謹防濫用“國家安全”
            在各項議案中,驢象兩黨數名參議員在8月1日聯合提出的將“232調查”權力主體由美國商務部變更至國防部的議案尤受兩黨黨內大佬的青睞。
            具體而言,這項議案由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波特曼(Portman)以及美國國會民主黨聯邦參議員瓊斯等人聯合提出,提議對美國《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進行修改。
            波特曼在聲明指出,美國政府濫用“232條款”征收關稅,這將傷害美國制造商和消費者利益。
            美國跨國企業匯集的“商業圓桌會議”也迅速發聲明對此議案表示支持,稱“232條款”不應成為憑空對其他國家加征關稅的借口,上述議案有助于進一步阻止“232條款”的濫用。
            截至目前為止,特朗普政府已經根據“232條款”、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進口鋼鋁產品、進口汽車及零配件以及鈾啟動了三項“232調查”,美國國會對特朗普政府表示,希望這些行動重新考慮立場。
            在7月18日致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的信中,美國國會兩黨共149名眾議員指出,任何針對汽車和汽車零部件的行動都將阻礙,而非改善經濟安全。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金融委員會主席哈奇(Orrin Hatch)已經責成工作人員就上述議案在共和黨內尋找共識,看是否能在未來幾周內進行初步立法程序,譬如開展聽證會。作為黨內大佬,哈奇不看好特朗普的關稅行動,并認為將貿易伙伴拉回談判桌的方式需要相關策略,而非一再的恐嚇加稅。
            目前,特朗普政府尚未顯現在關稅方面罷手的跡象。在最新的幾則推特中,特朗普繼續推崇其關稅策略。
            特朗普在推特中寫道:“關稅很奏效。地球上的每個國家都想從美國獲利,使我們受損,我認為,如果他們敢來占便宜,就給他們加稅,如果他們不想被稅,就讓他們在美國制造產品,無論以上哪種情況,都意味著工作機會和財富。”
            與此同時,美國商界對國會的壓力也與日俱增。在美國政商界有著重要影響力、且一向支持共和黨的科赫家族近日指出,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政策最終將會被證明是一場“災難”,且還表示可以與民主黨合作,這也為國會共和黨人再次敲響警鐘。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要盯好美國中期選舉,以美國政治的循環規律而言,共和黨此次中期選舉后極有可能喪失國會多數黨地位。


          陕西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