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fobdv"><ins id="fobdv"><strong id="fobdv"></strong></ins></li>

      <li id="fobdv"></li><dl id="fobdv"><ins id="fobdv"><thead id="fobdv"></thead></ins></dl>

      <output id="fobdv"></output>
      <menuitem id="fobdv"><bdo id="fobdv"><td id="fobdv"></td></bdo></menuitem>

      <dl id="fobdv"></dl>
    1. <dl id="fobdv"><ins id="fobdv"></ins></dl>
    2. <dl id="fobdv"><ins id="fobdv"><thead id="fobdv"></thead></ins></dl>
      
      <dl id="fobdv"><font id="fobdv"></font></dl><li id="fobdv"><s id="fobdv"><strong id="fobdv"></strong></s></li>
      <output id="fobdv"></output>

      <dl id="fobdv"><ins id="fobdv"></ins></dl><output id="fobdv"></output>
      <dl id="fobdv"><s id="fobdv"><b id="fobdv"></b></s></dl>

      <output id="fobdv"></output>

        <dl id="fobdv"><ins id="fobdv"><thead id="fobdv"></thead></ins></dl>

        1. 新項目推廣

          更多>>
          海關行政審批網上辦理

          專題策劃

          更多>>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專題策劃» 云計算專區» 正文

          SDN落地應是一場非暴力性革命

          發布時間:2015-05-14  文章來源:中國信息產業網-人民郵電報(北京)
           
          顛覆并不意味著暴力。從客觀上來看,盡管SDN采用了與傳統網絡截然不同的控制架構,但其從概念熱炒到商用落地的過程,也應是一場非暴力性革命。因為對于今天擁有了如此大規模用戶的網絡而言,任何一種傷筋動骨式的變革,都有可能帶來難以承受的破壞性后果。
           
          今天,具有顛覆性的SDN已經得到了業界的普遍認可,而這一過程無疑是艱難的。尤其是對于傳統的通信設備制造商而言,接受SDN的理念,首先需要“革自己的命”。例如,中興通訊承載網政企產品總經理陳志偉就在2015年中國SDN/NFV大會上坦言:“對于SDN的態度,有一個從抗拒到逐漸接受,再到慢慢喜歡的過程。”
           
          通信設備制造商為何會抗拒SDN呢?原因在于其打破了過去數十年來早已習慣的“做生意模式”。一方面,SDN讓傳統的通信設備制造商必須改造其“生產對象”,完成從“硬”到“軟”的變革。而任何一場變革,過程毫無疑問都是痛苦的。“SDN對硬件提出了去類別化的要求,而之前的設備都是為特定協議和網絡功能開發的,比如二層交換機、三層路由器、MPLS路由器等”,PMC資深通信產業經理郎濤表示。這也正如陳志偉所說,“過去我們做慣了專用的芯片和設備等硬件設備”,現在SDN卻要我們“軟件化”,挑戰可想而知。另一方面,不可否認的是SDN引入了新的競爭對手。最新發布的《SDN產業發展白皮書》表示,SDN的分層解耦以及接口的開放和標準化,打破了原有的供需關系,為新興廠商進入相對封閉的通信設備市場提供了更多的機會。
           
          當然,走過了最初的抗拒期,擁抱已成為當前產業最為普遍的態度,而互聯網企業顯然對此貢獻頗豐。對于最先擁抱SDN的互聯網企業而言,高效的流量調度是最大動力。這正如百度高級系統架構師劉濤所說,互聯網業務的快速迭代,不斷對網絡產生新的需求,而我們在滿足需求的過程中尤為關注效率。事實上,百度從2010年開始,外網就沒有再部署過服務器,負載均衡等功能均是通過軟件來實現。而2012年之所以被業界視為SDN商用元年,也在于谷歌公司彼時在B4網絡中成功部署了SDN技術,并解決了流量調度問題。
           
          擁抱SDN的過程,其實就是傳統的電信業向互聯網業學習的過程。對于電信運營商而言,SDN的部署,也許將更多地采用由內向外的方式來推進,這顯然是一種更為“柔性”的演進路徑。“尤其是在數據中心業務領域,電信運營商采用SDN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中國電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長陳運清如是說。在他看來,多租戶問題、流量模式變化、高效調度等現實需求的涌現,促使運營商采用SDN技術來應對,而這將直接帶動生產力的發展。
           
          對于通信設備商而言,開始更多地看到逐步部署SDN所帶來的新機會。陳志偉指出,首先可以通過用SDN技術改造部分的網絡,來實現廣域網的流量優化;其次在大二層的虛擬化方面,通過采用SDN來為新技術的應用提供有效的控制平面,這是一個漸變的過程;最后則演進到部署純粹的openflow網絡階段。
           
          既然產業界已經達成了共識,那么SDN的規模商用自然也就不遠了。按照SDN產業聯盟的分析,SDN將在今年啟動規模商用部署。一方面,2014年已成功的SDN試點應用將會轉化為商用部署;另一方面,運營商將進一步擴展SDN的應用場景,并在試點應用成功后轉成商用部署。
           
          SDN如何選擇落地的應用場景呢?這其中顯然也大有門道。那些對虛擬化需求最自然、最迫切的業務領域,顯然也會成為先鋒。以中國電信為例,其目前已在內部系統上開展了云業務,并將其打造為生產系統;數據中心組網以及重點客戶的流量引導等應用場景下的SDN部署,已經在試驗之中。對于中國移動而言,未來的3~5年內,最優先的應用場景除了數據中心之外,還包括面向集客專線提供靈活動態的業務開通能力的SPTN和在廣域網實現集中的流量均衡調度。中國聯通則計劃將SDN最先應用于IDC(內部和互聯)、vCPEIP RAN等邊緣和局部網絡場景。值得注意的是,在廣受關注的網絡安全領域,SDN相應也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解決思路。陳運清認為,采用SDN之后,可以用虛擬化來進行更多的控制,用虛擬化來進行網絡隔離,這樣一來網絡反而有可能會更加安全。
           
          綜合來看,循序漸進式的探索和部署,顯然讓SDN這一顛覆性技術減少了其有可能對現有網絡產生的破壞,也讓網絡的演進成為一場非暴力性革命。


          陕西十一选五技巧